此处显示 class "clear" 的内容
新闻动态

  • 黄菊事件

    发布:admin 浏览:
     

      黄菊事件

      有上海一霸之称的前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被中央宣布双规审查三个多月之中,三次自杀未遂,五次提出申诉和抗议等。

      二00六年九月二十四日,陈良宇被宣布双规时,扣押在玉泉山北京卫戍区保卫部第二招待所。十一月被转送至密云总参疗养院审查。十二月下旬,第三次搬家,被移送至北京西郊一所由空军雷达基地改建的军方拘留所第五号院拘押。絶食抗议,提出三点要求

      陈良宇刚被宣布双规时,曾絶食抗议,并提出三点要求:要求中纪委公开违纪违法事实;要求在政治局会议上作申辩的权利;要求会见吴官正、曾庆红。 陈良宇絶食三天,但进食牛奶。

      中央曾委派吴官正、王刚与陈良宇作了简短扼要的交谈:不要有不实际的幻想,主动交待清楚问题;不要耍手段,把严重违纪违法活动说成是政治性的;今后会有时间让你在合适的地方辩护。

      六中全会前夕,陈良宇向中央政治局、中纪委提出申诉,承认自己有严重生活腐化堕落,而非犯罪行径;有严重工作失职而非渎职;有失误而非违法;并强调主持市委工作,是遵循历届老书记的工作方针,大方向是正确的。

      称动用社保基金曾请示黄菊

      十月中旬,陈良宇又致信中央政治局、中纪委,对指控提出申诉和抗议,称:关于动用社保基金问题,是请示过中央(黄菊),黄菊指示:掌握原则,灵活运用。市委常委会也讨论过,会上并无反对意见。关于市委、市政府小金库资金,是集体占用,非个人独占。类似这样的情况,各地很普遍。关于匿名、假名账户的资金,本人不清楚。关于在市委书记办保险柜中有一对名贵手表、十五万美元、十三万欧元,正准备处理,并未占有。

      陈在申诉书中承认:生活作风、工作作风以及对亲属管教上有三大错误。陈又提出抗议:双规措施是党内组织行为而非法律、行政措施;质疑对他的双规措施,是经过什么法律、组织程序确立的?

      陈良宇在双规期间的伙食费,每天五十元,一日四餐(包括晚九点半的宵夜)。陈良宇要求用他个人的钱改善伙食,还开列了他需要的食品单:红酒、桃仁、朱古力、水果、炒菜、鸡粥、宵夜点心。

      装疯卖傻大骂吴官正、韩正

      不久,陈良宇睡觉时大讲梦话,什么胡温要铲除上海帮、江、朱曾要来探望他、家破人亡等等。白天他时而对着窗户哈哈大笑,时而破口大骂吴官正、韩正、吴邦国、徐匡迪等;一会儿又撕报纸、又摔饭碗,用椅子攻击警卫。看样子,他似乎是疯了,于是把他送到武警总医院,经留院检查,没月查出他患精神病。

      三次自杀未遂

      十月二十五日,陈良宇在洗澡时,用羊毛内衣拧成带子,在淋浴喷头上,企图上吊自杀。结果,喷头受力超负荷而折断,陈摔了一跤。警卫发现后,将其送到三军总医院治疗。王刚、何勇曾指陈良宇以假自杀抗拒双规审查,警告陈良宇不要玩弄手腕,并把部分干群支持中央的信函内容给陈过目。十一月初,陈被移送至总参在密云的疗养院接受审查。

      十一月二十七日下午,放风时,陈良宇突然向院内的灯柱奔去,企图用头撞柱自杀。据说,他是奔到灯柱前,手抱着灯柱,用头撞击灯柱后倒地的。这次他又被送到三军总医院,左眼上角缝了几针。

      十二月中旬,陈良宇突然改变姿态,表示愿意反省、交待问题,又一次致信中央政治局、中纪委,请求能考虑对他免予法律起诉,保留党籍,待问题处理后,准其全家返回家乡渡余生,云云。他还表示出和专案组、警卫合作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