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处显示 class "clear" 的内容
新闻动态

  • BOSS直聘回应李文星之死说了啥,李文星聊天记录曝

    发布:admin 浏览:
     

      BOSS直聘回应李文星之死说了啥,李文星聊天记录曝光招聘骗局揭秘

      今日,有自媒体报道称,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通过BOSS直聘找工作,疑遭遇李鬼公司,最终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2日下午,BOSS直聘向新京报记者回应称,BOSS直聘在得知相关情况后,第一时间将有关的数据提取并保存,以便随时配合案件调查;在一切水落石出之际,依据法律应当承担的一切责任,我们都愿意彻底承担。

      据媒体报道,今年23岁的李文星出生于山东德州的一个农村家庭,去年刚从东北大学的资源勘查工程专业毕业。大学毕业后,李文星并不想找个与本专业有关的工作。最终,李文星通过互联网招聘平台BOSS直聘,拿到了一家名为北京科蓝公司的公司Offer。然而,家人和朋友发现,去公司报到后的李文星态度冷淡、频繁失联、多次借钱,根据他出事前的种种反常的迹象。7月14日,李文星尸体在天津静海区被发现。所谓的北京科蓝公司是一家冒名招聘的李鬼公司。

      根据报道,该李鬼公司涉及到传销。

      对于该报道,2日下午,BOSS直聘向新京报记者回应称,2017年7月28日(周五),BOSS直聘获悉李文星事件后,BOSS直聘第一时间与警方取得了联系。同时,BOSS直聘积极联系李文星家属了解情况,希望能够提供帮助。

      BOSS直聘称,2017年7月29日晚,BOSS直聘在公司与家属代表见面;家属代表提供了他与案情相关的信息。根据这些信息,BOSS直聘第一时间将有关的数据提取并保存,以便随时配合案件调查。

      为什么会出现李鬼冒名顶替,平台是否尽到了审查的义务?对此,BOSS直聘以需要配合警方办案为由拒绝回复。

      警方回应:

      天津静海警方确认7月14日发现李文星尸体

      新京报快讯(记者刘经宇彭彬)今日(8月2日)下午,记者从天津市静海区城关派出所确认,确实于7月14日从一处水坑打捞出一具男性尸体,该男子后经确认,为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

      今日下午,城关派出所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7月14日18点56分,有路人报警称,在G104国道旁的一水坑内,有一男性尸体浮在水面。该工作人员向记者确认死者为李文星。

      早前报道

      求职少年李文星之死

      事到如今,丁页城依然自责着。在李文星告诉丁页城自己要去天津工作的时候,就曾跟他提过:就只有电话面试了我一下,我都不知道(这工作)靠不靠谱,我怕是传销的。然而在那样的情况下,他却依然没能拦住他去天津入职。

      只因为李文星太渴望一份工作了。

      芥末堆天一吉吉8月2日报道

      5月15日,李文星在招聘平台上发送简历。

      5月19日,收到聘用通知函。

      5月20日,从北京前往天津入职。

      7月8日,给母亲打最后一个电话说: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别给。

      7月14日,尸体在天津静海区被发现。

      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却成了李文星家人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梦魇。一份本以为是上市公司敲门砖的Offer,最终却引李文星走向了生命的尽头。而当初在互联网招聘平台BOSS直聘上与李文星联系的北京科蓝公司,只不过是一家冒名招聘的李鬼公司。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去天津报到后的李文星态度冷淡、频繁失联、多次借钱,根据他出事前的种种反常的迹象,同村的大哥李刚毅认为:只有可能是被骗到了传销组织里,没有别的可能性。

      你哥在天津出事了

      今年23岁的李文星出生于山东德州的一个农村家庭,去年刚从东北大学的资源勘查工程专业毕业。李文星的双胞胎妹妹李文月说,作为家里唯一的大学生,从小成绩优异的哥哥曾是他们全家的希望。

      大学毕业后,李文星并不想找个与本专业有关的工作。他如果做资源勘查,总是要出远门,但我们爸妈年纪大了,他想离家近一点,可以照顾父母。李文月说。因此和家里商量后,李文星决定在北京报个IT培训班学习Java,之后找个IT行业的工作。

      李文星在BOSS直聘上给一位Boss的回复称:

      找一家公司,可以在那边长远地发展,走技术路线,三年做到高级工程师

      这是他给自己定的未来职业规划,但这一规划在半个多月前却戛然而止。

      7月15日,李文月意外的接到了母亲的电话,你哥在天津出事了,你快去派出所看看吧。听到电话里母亲带着哭腔的声音,李文月感到难以置信。挂了电话后,她不停地对自己说:那肯定不是我哥,一定是他们搞错了。

      据了解,就在一天前,有人在天津市静海区G104国道旁的一个水坑里发现了一具少年的尸体。由于长时间浸泡在水中,少年的长相、身形已无法辨认,但遗物中的身份证显示,他叫李文星,来自山东德州。随后,天津警方通过山东德州警方联系到了李文星的家人,并通知其前往天津辨尸。

      当时我一遍又一遍的问那个警官,我哥的身份证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人的身上?李文月回忆称,当时她根本无法相信这个死者就是自己的哥哥,一直以为是哥哥的身份证丢了。因为在她的印象里,这个时候哥哥不可能出现在天津,而且还是出现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

      冒牌公司的offer

      时间回到两个多月前的5月15日,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出租屋里,李文星刷着BOSS直聘,不停给招Java岗位的Boss们发送着信息,这样的行为已经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了。

      在那之前的半个月,李文星的同村发小李昊阳来北京出差,想找机会和他聚一下,但那时李文星却告诉他,自己出差了,不太方便。

      在李昊阳的印象里,李文星从小到大就是一个自尊心特别强的人。而当时,李文星其实就在自己的小屋里不停地找着工作。

      这间小屋是他和大学同学陈栋合租的,房租是每人800元。当初他早于陈栋半年来的北京,住在李刚毅的家里,但他似乎并不喜欢这样的依靠。他特别想自立,那时我们都劝过他,但他坚持要搬出来。李文星的高中同学丁页城说,李文星脾气很倔,如果他想做某件事,基本就没人能劝回他。

      当天是周一,陈栋已经出门上班,李文星独自一人在家找工作。李文星的BOSS直聘聊天记录显示,从早上的9点21分到下午3点29分,6个小时的时间李文星一共向20位Boss发送了消息,唯一收到的回复来自北京科蓝人事部的薛婷婷。

      BOSS直聘上的聊天记录显示,在回答了薛婷婷是否毕业?是否单身?是否有贷款?几个问题后,李文星将简历发送给了她。

      陈栋回忆说,5月18日北京科蓝电话面试了李文星,在电话里还问了一些比较专业的问题。第二天,对方和李文星确认面试通过了,说Offer会在稍后发给他。

      在李文星的网易邮箱里,芥末堆看到了这份所谓的Offer,发自于一个昵称为五杀乐队的QQ邮箱。Offer中的信息显示,招聘方北京科蓝的全称为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Offer中要求李文星5月20日去天津滨海高新区软件园报到。

      丁页城告诉芥末堆,在电话面试结束后,李文星还和他商量了一下这个工作机会,跟他说了自己的想法:就只有电话面试了一下,我都不知道靠不靠谱,我怕是传销的。丁页城说,可以让自己在天津的朋友帮忙打听下,让李文星先别去天津,但没想到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去了。

      在得知李文星的事情之后,芥末堆曾试着通过电话联系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询问BOSS直聘上招人的人事部薛婷婷和Offer提到的联系人人事行政部王文鹏是否是这家公司的员工,对方表示,他们公司并没有这两名员工。

      此外,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芥末堆,他们的邮件都是通过企业邮箱发送给求职者,而不是个人的QQ邮箱。

      不归路的起点

      5月20日上午,李文星带着几套换洗的衣服和一台笔记本电脑,独自乘城际列车去了天津。出发前,陈栋还问他要了家里的电话,提醒他如果去到居民楼什么的注意点。因为以新闻里的信息来判断,传销组织一般都隐藏在居民区里。

      李文星到天津的时候已是中午,他在QQ上给李文月发送了一个在滨海新区的位置。下午2点41分,李文星发给陈栋的位置则显示,当时他已到了天津静海区。在看到李文星发送的位置后,陈栋问:到了?李文星却突然没了回复,一直到晚上6点20分,李文星才给他回了一句嗯。

      包括李文星在内,他和他的亲人朋友们都没意识到的是,天津静海是各种非法传销组织盘踞已久的地方,在网上,从2004年至今的13年间,媒体对静海官方打击传销的报道几乎未曾断绝。

      当天晚上,李文月给哥哥打了个电话,我问他在哪,他说在滨海找了个小旅馆先住下,明天去面试。根据事后陈栋等人透露的信息,李文月猜测,当时哥哥可能就已被人控制,因此下午就已到了静海的他,却称自己住在滨海,这两地距离80公里,如果坐公交车的话要2个多小时车程。

      在李文月给李文星打电话的同一时间,陈栋又给李文星发微信问他是否入职了,还跟他讲了些自己公司里发生的事。然而当晚陈栋发了6条微信,李文星却没有回复过他。

      而从此之后,李文星的所在之处便不再被亲人和朋友详细了解,并且在天津和河北石家庄两地开始来回切换。

      第二天早上,李文月又给李文星打了个电话,我问他在哪,说我去看他吧,但他却突然跟我说,他已经去石家庄上班了。

      上午刚和要去看他的妹妹说去石家庄了,中午李文星却回复陈栋的微信说,自己要去天津的公司看一下。到了晚上8 点,又突然告诉陈栋,他不在天津了,到石家庄了,他说有个朋友的亲戚在石家庄的公司管事,他明天去那家公司,晚上先住在朋友那。陈栋回忆说。

      丁页城得知李文星去石家庄的时候已经是5月27日了,当时的他并不知道李文星和妹妹还有陈栋之间的对话,但依然觉得特别奇怪。他告诉芥末堆,李文星的朋友,很多他没见过,但几乎都听说过,但在他的记忆里,从高中他俩认识开始,李文星就没有什么在石家庄的朋友。

      此外,李文星当初产生来北京的想法时,跟很多人都商量过,而且到了北京之后,他一心想在北京找家公司好好学习点技术。在丁页城看来,这样的李文星,是不会随随便便就去别的地方找个工作的。5月8日的时候,李文星曾在BOSS直聘上联系过一家公司的Boss,对方回复工作地点在天津,李文星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文星可能根本就没去过石家庄,只是有人怕天津的妹妹要去看他,才逼着他说自己去了石家庄。这几乎成了事后李文星家人和朋友达成的共识,根据之后的种种情况,他们推测,可能李文星在给陈栋发送完那个在静海区的位置后,就已被人控制了。

      从不借钱的他半个月借了三次钱

      李文星是个什么样的人?除了倔之外,自尊心很强是他的家人和朋友给他最多的评价,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2014年的时候哥哥还在上学,我手机摔坏了,没敢和家里说,就跟我哥说我手机坏了,但我没有钱,我哥二话没说就挤出了两个月的生活费给我买手机。李文月说,刚开始她以为家里给哥哥打了很多钱,但后来通过母亲才知道,哥哥压根就没有多余的生活费。

      即使是在这种一学期的生活费少了将近一半的情况下,李文星依然没有问任何朋友寻求过支援。从发小到同学,每个人印象里的李文星,都是一个即使再难,也不会开口向别人借钱的人。但当李文星去了天津之后,他们发现,他变了。

      5月21日之后,陈栋和李文星之间近乎失去了联系。陈栋几乎每晚都给李文星发微信,但李文星一直没有回复过。陈栋说。22号晚上我给他打过一个电话,但当时他的语气特别冷,特别平淡,我以为是他当时比较忙。

      直到5月25日,李文星竟然主动联系了陈栋,直截了当地说:借500,转我支付宝就行。陈栋提出让他说句是本人的话,他发了语音你转我支付宝吧。

      因为那会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收入了,我知道他剩下的钱不多了,而且之前我也跟他提过手里没钱花了和我说,所以就觉得借钱是件很正常的事。陈栋告诉芥末堆,李文星还跟他说,过几天还他。

      李文星再一次主动找陈栋,已经是6月8日了。看到三句在吗、吃了吗、最近怎么样完全不像是以前说话风格的问候,陈栋还开玩笑地问道:你是李文星?更加出乎意料的是,上一次李文星说过几天还他的钱还没还,这一次又是来借钱,而且还是以一次从未发生过的借钱行为为由。

      陈栋有些不解,李文星告诉他去年通过微信给他转了1000元,但他并没有在微信里查到当时的转账记录,这次我觉得不对了,我没问他借过钱,而且他也不会用这种借口管我要钱。虽然意识到了异常,但陈栋没有深究到底,事到如今他依然内疚着。

      当晚,在找陈栋借钱的几分钟前,李文星同样以花呗还不起了为由,让丁页城向他的支付宝转500元,还把自己的手机号发了过去。丁页城看到对方发过来的的确是李文星的手机号,就没有太多的怀疑,直接给他打了500元。

      如今,芥末堆再去尝试给则这一手机号转账的时候,系统已显示账号不存在,或对方关闭了‘通过手机号找到我’隐私开关。李刚毅告诉芥末堆,出事之后,他将李文星的电话卡补了回来,试图登录他的支付宝找些线索,但结果却是李文星的支付宝已被注销。

      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别给

      李文星再一次出现,是在6月28日。那天上午,他开始找同学给他的微信发送验证码,说是手机丢了。当天还联系了母亲,让她把她和父亲的手机号发给他,说他忘了他们的号码。

      对于这事,李文月有些纳闷,母亲的手机号已用了两三年,父亲的更是从一开始用手机就没换过号,至少七年了,哥哥怎么会忘了呢。

      从5月20日到了天津,到6月底声称手机丢失,这期间,李文星虽然变得不太正常,但断断续续依然和家人朋友保持着联系。

      7月8日晚上,他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跟我妈说‘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别给’,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了。李文月说,直到7月14日,哥哥的尸体在国道旁的那个水坑里被发现。

      我哥从小到大都不惹事,我妈对他一直挺放心的,所以就大意了。李文月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哥哥上大学的时候,因为怕骗子给家里打招聘电话,也跟母亲说过类似别给钱的话,而这一次事后回想起来极为严重的这一句警告,却因为家里对他太过放心而大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