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处显示 class "clear" 的内容
新闻动态

  • 臭豌豆营养餐事件 云南学生吃臭豌豆营养餐腹泻

    发布:admin 浏览:
     

      臭豌豆营养餐事件 云南学生吃臭豌豆营养餐腹泻臭豌豆营养餐事件 2012年4月9日,云南镇雄县300多名学生,在吃了学校统一供给的营养餐后出现腹泻、高烧等不适症状。记者从孩子们口中得知:当天吃了米饭、豌豆、小瓜、葵瓜,豌豆闻起来是臭的,很难闻;但是不吃不行,要被罚款,老师说不吃,一次要罚10元。

      3块钱的营养餐计划,几经转手而兑现成疑似变质食物,不吃还得罚10元这是又一桩被曝光的营养餐乱象。最近两个月内,云南省接连发生三起学生营养餐安全事件,事件在引发社会关注的同时,也将营养餐供应环节当中的诸多问题暴露在公众的面前。孩子致病只是偶发表象,暗流汹涌之下,中央财政埋单的营养餐计划是否成了不折不扣的冤大头才是问题的关键。

      从邓飞等人于民间发起的免费午餐行动,到2011年10月国务院启动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全国层面对困难地区孩子餐饮条件改善的关注持续发力。按照财政计划,从2011年秋季学期起,对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680个县(市)的农村义务教育学生,按照每人每天3元的标准提供营养膳食补贴,中央财政还专门为此拨款160亿元。

      其实,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在去年11月24日全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电视电话会议上就曾担忧地表示,学生营养改善计划是一件难事,一是如何防止贪腐行为,二是如何防止食物中毒。从计划执行的4个多月看,真可谓是一语成谶:有的学校将营养餐补助用于购买主要成分是水的牛奶,供货商在3元补助中赚取1元;有的学校则直接将2元发给学生,剩下的1元去向不明……于是有人建议,地方部门可以借鉴民间免费午餐的管理经验,甚至把营养餐的管理权交给民间组织。

      3块钱的营养餐变质成诸多悬疑,说来说去是监管的不力:譬如诸多学校迄今尚没有《餐饮服务许可证》或《食品卫生许可证》,而且当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也从未接到这些学校办理《餐饮服务许可证》的申请;譬如学校在没有厘清权、责、利等关系的前提下对承包商全权委托,而地方政府又对学校全权委托,监管缺位、审计缺位、追溯缺位。

      然而,真正值得反思的是,3块钱的营养餐都管不好,其他划拨的款项与资源,又会遭遇怎样的执行力?早在2005年,青基会对全国一万多所希望小学的大规模调研发现,有食堂的仅占50%,且绝大多数只有能提供热饭的灶,严格意义上合格的厨房几乎不到5%。国家出钱买米,地方该不该备锅?即便没有专业的营养餐监管制度,那么,现有的财政预决算体制、层级审计制度、职能监管制度,以及渠道多元的公共监督制度,为什么不能有效遏制营养餐上的寻租之心?日前,记者前往镇雄县人民医院对事件进行调查。镇雄县人民医院急诊科主任吴道忠告诉记者:我们就考虑是疑似食物中毒。我们就按这方面的来给他处理。到后边总的数据是368位。在医院的观察人数是71人。

      截至4月14日,留在医院治疗的还有22名学生。记者看到,医护人员正在给留院观察的学生检查身体,一些症状好转的学生已能在病房里活动,个别病情严重的学生仍躺在床上输液。臭豌豆营养餐事件最新消息

      这起事件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随后,记者来到了这起事件的发生地,顶拉小学附近的村镇。听说有记者来了解营养午餐的情况,一些家长带着自己的孩子从两三公里远的地方赶了过来。

      孩子们说:吃了米饭、豌豆、小瓜、葵瓜,豌豆闻起来是臭的,很难闻;不吃不行,要被罚款,老师说不吃,一次要罚10元。从他们七嘴八舌的回答中,记者大致了解到当天中午的主食是米饭,菜包括豌豆、冬瓜和豆芽。孩子们印像最深的是,豌豆很多发黑,吃起来很涩,闻起来发臭,很难下咽,但由于学校规定不吃完饭菜就要罚款10元,所以,大多数孩子都坚持吃下去了。午餐过后不久,300多名学生先后出现头昏、恶心、呕吐、腹泻的症状,老师和家长也陆续赶到学校和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