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处显示 class "clear" 的内容
新闻动态

  • 近年最好看的国产恐怖片 影院现场周围尖叫不

    发布:admin 浏览:
     

      近年最好看的国产恐怖片 影院现场周围尖叫不断

      今天要说的是,近年最好看的国产恐怖片。

      中邪

      昨天刚刚拿下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艺术探索奖。

      Sir先来描述一下观影反应——

      据朋友爆料,在西宁电影节的影院现场,周围尖叫不断。

      后座的男人看得太投入,居然每到最恐怖的地方,就用手拍他的椅背。

      (完全不考虑直男的感受)

      恐怖画面才出来几个,旁边的妹子就站起来走了,然后……再也没回来。

      Sir的朋友其实也不是不想走……是不敢走。

      完全把Sir胃口吊起来了。

      而在Sir通过特殊渠道看过后(别问什么渠道要知道Sir本事通天)。

      第一反应——

      绝非浪得虚名。

      没有水军的分数不会撒谎。

      豆瓣评分7.3(87人评价),恐怖片领域拔尖——

      要知道温子仁的《招魂》,豆瓣评分也就7.6。

      《中邪》的故事发生在山东临沂的乡村。

      两个大学生拿着DV来到村里,想拍部纪录片。

      片子的主题:寻找王婆——当地最有名的驱邪人。

      他们顺利地拍到王婆驱邪的过程。

      还获得了王婆王叔的同意,随身跟拍。

      第二天,他们跟着王婆王叔出了趟活儿。

      恐怖就此开始。

      《中邪》这个片名,也在影片开场近半小时后,才第一次打出。

      看这充满浓郁国产恐怖风的生猛字体,好怀旧

      大学生和王婆王叔到的地方,是个废弃的度假村。

      因为太偏僻,手机信号都没有,只有一台座机可以跟外界联系。

      度假村的主人是一对姐弟。

      姐姐因为车祸失去丈夫和孩子,中了邪。

      没事老自言自语,说想要个孩子。

      甚至逼着弟弟,在11月6日把自己杀掉。

      她说,从那天开始她就不是她了

      而王婆等人到达的那天,已经是11月5号。

      第一个晚上,女大学生就发现——

      姐姐抱着个洋娃娃,在走廊晃来晃去。

      但问题是——

      弟弟每晚睡觉前,都会从外面反锁姐姐的房门。

      别小看姐姐手里这个洋娃娃。

      在片中,它是噩梦般的存在。

      每次出现,恐怖的气氛都会升级。

      第一次,两个大学生偷偷去姐姐的房间,结果……

      这个洋娃娃居然发出了婴儿般的哭叫。

      吓得大学生立马把它丢到地上

      你以为这只不过是个会发声的电池娃娃?

      呵呵。

      第二次出现,女大学生半夜爬楼梯回房间,抬头……

      发现它就吊在房梁上,晃晃悠悠。

      像有有生命的人一样。

      最瘆人的是第三次——

      几个人在黑暗里跑散。

      女大学生刘梦吓坏了,一边跑,一边叫同伴的名字。

      突然!她听到了回应,还近在咫尺:

      刘梦,刘梦……

      可是,四周根本没有人,只有……

      坐在地上的洋娃娃。

      毛不毛?

      这变着花儿吓人的洋娃娃,到底是几个意思?

      没音效估计吓不死你。

      请自觉脑洞补上——耳边不断响起粗重的呼吸声,脚步声……

      《中邪》对观众心理的折磨,让人难以招架。

      你……你背后有人。

      这表情,肾上腺素立马狂飙了好么。

      男大学生在跑散后,找了个地方躲起来。

      突然,有个脑袋缓缓露出来了……

      仔细看右上角黑暗处

      却发现这回其实是同伴……

      全片这样的玩弄不止一次,每次都有尖叫声响彻影院。

      最吓人的地方,在于它一点都不精致。

      粗糙本来是商业电影的短板,但因为《中邪》一部伪纪录片,所以,种种形如新闻纪录片,摇晃,失焦的镜头,反而成为长处。

      身临其境的真,触手可及的恐怖。

      伪纪录片的概念我们不是第一次听说了。

      最有名的,《女巫布莱尔》。

      但《中邪》绝不停留在对成功的简单效仿。

      它的独到和用心在于,非常本土。

      比如影片开场的算命戏,导演真的让两个主演去找路边的算命先生算命,然后偷拍。

      这些伪偷拍的画面,以新闻在现场的形式,不经意带出虚构故事。

      还跟中国人民俗息息相关。

      这绝对是,我们久违了的中式恐怖。

      我们看《中邪》,就是看自己。

      连片中的日常谈话都是这样:

      你知道三个菜是什么菜么?那是神仙菜。

    神仙菜就是祭死人用的菜

      种种秒懂的暗语,风情,都靠详实的农村细节营造。

      去过农村的人就知道,那里只有公用茅坑。

      《中邪》就利用了这一点。

      恐怖,总在半夜外出上厕所的路上发生。

      上完厕所上楼。

      突然,姐姐就披头散发、手抱洋娃娃出现了。

      对,她不露脸。

      在我们跟主人公一样,犹豫着要不要从她背后悄悄路过时……

      哐当!

      一把菜刀掉地上。

      姐姐居然还捡起菜刀,缓缓地……缓缓地……回头。

      还没等看清呢——

      黑了。

      楼道里的感应灯灭了。

      只听见喘气声和惨叫。

      尼玛还让人活不活。

      西方恐怖片杀人多用尖刀,比如《猛鬼街》《月光光心慌慌》。

      这是因为,尖刀是西方厨房里的常用刀具。

      而中国老百姓厨房里是啥——

      菜刀。

      所以……

      (Sir决定把家里的菜刀全丢了,换陶瓷的)

      吓死人的《中邪》拍得这么用心又本土,导演马凯是什么人物?

      呵呵,他是个谁都不认识的横漂。

      马凯,高中毕业想考艺术类高校,没考上。

      先上了武校,后去了横店,当群众演员。

      讨生活之余,就是爱看电影。

      他喜欢恐怖片,收集了满满一硬盘的片,每晚都看,一看就是四年。

      这孩子,胆子大得和熊一样。

      不仅没有看成精神衰弱,反而找到了不少拍恐怖片的灵感。

      比如片中用针孔摄像机偷拍卧室的镜头。

      灵感就来自当年很火的《鬼影实录》。

      但是看多了之后,他开始不爽——

      凭什么我们只能模仿人家?

      小时候经常会听长辈讲起各种精灵神怪的故事,长大以后也爱看恐怖片。但我们的恐怖片要么模仿日本、韩国、美国,或者是泰国,但很少有一部中国味道很浓的恐怖片。

      他决定拍一部又吓人,又完全本土化的中国恐怖故事。

      拍《中邪》之前,他先去了一趟山东乡村,实地感受迷信风俗。

      片中出现的还人仪式(类似于东北的跳大神),就是当地特有。

      没有学院经历的他,还会在《中邪》里学各种文艺片的镜头语言。

      比如结尾的长镜头,马凯说是受蔡明亮的《爱情万岁》影响。

      问他为什么会看文艺片?

      他的回答很实在:

      其实我不爱看文艺片,只是因为自己拍电影,也没学过什么专业知识,知道那些片子好,才会逼着自己看。

      这样海绵式的大量吸收,让他在拍片的时候总想——

      自己是不是能比别人多走一步?

      许多恐怖片(包括《女巫布莱尔》《鬼影实录》),都只想单纯吓人。

      那他呢?

      看《中邪》最后20分钟就知道了。

      中邪的,难道就只是整日疯疯癫癫的姐姐?

      王婆和丈夫的谈话,暗示着他们的手并不干净。

      而片尾,原本亲密的两个大学生,又为何反目到隔门不入的地步?

      片名《中邪》,是一种超自然现象,也曲径通幽地指向——

      人心。

      《中邪》肯定不是一部完美作品。

      很多场景黑乎乎看不清,演员的表演也挺做作。

      但,这样的片子能拍出来,本身已经是个奇迹。

      原定预算是5万,后来花了7万。里面还有一半,是男主角的医药费。

      有一场夜里的戏,男主角跑错了路线,掉进一条3米深的沟,摔断了腰。

      所以《中邪》实际花在制作上的钱,只有3万5。

      整个班底,基本都是马凯找来的和自己差不多的横漂。

      没钱,就拍最低成本的伪纪录片,器材也买便宜的。

      道具,生活中有什么,就用什么。

      这栋房子就是制片人曾经的投资项目,不用钱

      曾经想拍一场车祸,知道翻车要1万多块,就果断放弃。

      马凯说他最感触的瞬间,是男主角董天文摔断了腰后,对他说:

      导演对不起。后面的戏我可能拍不了了。

      当时他想的,不是不知道下半辈子还能不能站起来,是怕耽误拍摄进度。

      看出没?

      他们心里只有作品。

      当大导演,大明星,大资本家以票房,奖项作为利害关系的砝码时。

      一无所有的《中邪》回到了初心。

      而事实也证明了,认死理的屌丝,最可怕。

      3万、5万成本,可能还不够那些外表光鲜、内里烂透的电影做一张海报。

      但这群年青人,却用聪明、勇气和热爱,把它变成了瑕不掩瑜、闪闪发光的作品。

      Sir希望拿下奖项的《中邪》,未来还能赢得票房。

      因为它的成功,不仅仅是甩给一边向资本投怀送抱,一边埋怨中国没有好创作环境的嘴炮导演,清醒的耳光。

      更珍贵的是,它让我们看到。

      在唯票房论的商业时代,坚守自我的人,也有体面活着的可能。